允许存在

选择与传介在生活中几乎天天用到,喜欢不喜欢虽处可见。常人通常不管他人的感受,自我觉得如何便是。可是做为文学,美术丶音乐就是要选择和传介美的,善的,高亚的,正面的。这是因为文艺最近思想意识形态之门走进人的心灵。人众是由不同的要素参杂的,低俗的文学,变态的艺术及魔鬼般歇斯底里的嚎啕,都是变态,追求人性的堕落。当振动频率被意识传递改变DNA,并与非人族共振时,那就不只有可怕,也不只是造业说说就了事的了。在人们的进化漩涡里你必须选择与传介善或恶-随笔
^_^《单纯》油画未完

我的第一只小猫是一个小花猫仔,第一天听到喵喵的声,还以为是库外呢,出去转一转什么也没看到。第二天去库又听到非常小的叫声,于是我前前后后找,我爬在架子底下,见到了一条小尾巴⋯。我把我喝了半杯的咖啡给它喝了,从此流浪者和流浪猫成了好朋友,我叫它苗苗,它叫我喵喵。

猫是一个智商很高的动物,也是自傲自尊的灵兽。有一次我用皮带打上了图案,给我已前的小猫扎在勃上,可它说什么也不同意,没法只好解开了。自由是一种天性。

太阳升起很高的时候,爱犬已登上了山顶上,逆光下象一匹竖耳的狼,不过这匹“狼”很温柔。

简单何偿不是一种美。生活只要还有养份和阳光,就能像这些小树一样。

深秋荒野,
杂草固结,
远山渺邈,
白屋独色。

山丘劈离,无见涕泣,恆古慢长,莫言过去。

画常凭感觉,冷丁换地方就不习惯,工具、材料都得重新尝试。这款采用黃色偏光镜处理有些褐颜的感觉。未完成习作。

《花与太阳》
太阳,
从春夏到秋冬我为尔浮想。
太阳,
从早上到傍晚尔为我奔忙。
太阳,
我的执迷艳丽娇浪,
你的喜好四射光芒。
太阳,
我每天等你起床,
你毎日堷我游浪。
太阳,
天地为证立画捏相,
难忘那黄昏的晚上。